谁还在唱曲剧?

《林则徐在北京》联排现场,能看到不少北京市曲剧团今年新招的年轻人。新京报记者王嘉宁摄留为留北京,想成角

  李相岿的师弟胡优留下的原因不太一样,他本次在《林则徐在北京》中扮演道光皇帝,属男二号,戏份相当吃重。自小学习声乐的他,为了“留北京、是本科、包工作”三个理由在高考时选择投身北京曲剧事业,能坚持到如今,胡优凭的是“自己能成角儿”的信念。相较于跑了十多年龙套的师哥师姐们,胡优进步神速,很快成了团里的“小角儿”。去年“名家传戏”工程,胡优被选中,由著名北京曲剧表演艺术家张绍荣亲传《龙须沟》。但他同届的不少同学,在还没有熬出头的龙套阶段就已经坚持不住而纷纷离团。“毕业那会儿25个人进团22个,如今只剩下一半。”胡优自觉有潜力,于是过低的收入变成了一个可以忍耐的事情,他月收入万余元,太太是大学同学也是同事,因休产假,每月只有三千元底薪,一家三口,全指望着不到一万三的工资过活。胡优偶尔也会去剧组接戏补贴家用,但他并不愿意长期跟组,“我对金钱不太在意,我更喜欢北京曲剧的舞台,在这儿我能实现自己的价值。”

  找回老曲剧的韵味

  留

  如今已转型为全职话剧演员的董汶亮,是北京曲剧90年代黄金时期的亲历者与见证者,1999年高三的他因为看了北京曲剧版《茶馆》,而决定报考北京曲剧专业作为他在电影学院及中戏之外的高考保底,后来这成了他唯一的入学去处。2012年董汶亮离开北京市曲剧团,成为国家大剧院演员队的一员,没能坚持下来的原因,被他归咎于“命运”。

  2007年迫于生活重压,李相岿第一次动了辞职的念头。“走,不舍,骨子里觉得它或许仍能有迎来转机的那天。不走,又觉得在这里毫无前景。”北京曲剧的转机尚不明朗,但李相岿在翌年迎来职业转折点。2008年,团里排演《北京人》并连演八场,李相岿人生中首次担当男一号:“大家的热情对当时处在徘徊、犹豫期的我来说,起了定心作用。”随后,李相岿在团里主演了不少剧目。直到2017年,已经结婚生子的他,二次萌发了想要离团并告别曲剧的念头。“收入暂且不提,想走是因为剧目质量太次,我作为演员实在觉得没有意思。”而这一次,他被团里的老前辈劝住,“你如果走了,是你和北京曲剧的双重损失。”

  日前结束演出的《林则徐在北京》被不少人称为“曲剧触底反弹之作”,这部戏已尽力在向传统北京曲剧靠拢,整出剧目共使用了包括“太平年”、“探清水河”、“湖广调”、“剪靛花”等在内的多个曲牌,董汶亮评价这部剧:“让我找到点儿北京老曲剧的味儿。”

  【未来】

  董汶亮能进团,绝对占了是北京人的便宜,可彼时领导没想到竟然招回来一个小角儿。“要成角儿,成曲剧团的角儿。”是董汶亮在团里时最大的梦想,那时的他,站在舞台侧目条边感觉仿佛有使不完的劲儿。2003年,时年大四的董汶亮就已在长安大戏院的舞台上与张绍荣合作《茶馆》,出演秦二爷。2009年北京曲剧十台大戏展演时,他又在其中领衔3台,主演了4台,“团里确实把能给我的都给我了。”

#p#分页标题#e#

  杜晓涛也是离开的一员。2013年离团的他,如今已是小有名气的影视剧制片人兼执行导演。杜晓涛考曲剧专业的动力同样为了“进北京”,离团的原因则是“为前途”。杜晓涛自大学期间开始外出接戏,一直片约不断。彼时在团里月工资不到2000元时,他已经可以在外接到一集一万片酬的电视剧,每年单此至少挣出几十万;但代价是他不得不减少在团工作的时间与精力。

  近年,北京市曲剧团从工会、收入、职工体检等各方面提升演职人员待遇,并极力发展剧目创排。今年仅上半年,北京市曲剧团已经排演两出大戏,下半年还将有系列演出活动。在团演职人员士气开始提升,离开的杜晓涛也希望将来有能力在资源方面给予团里一些支持,“毕竟团里缺的不仅仅是个别演员,宣传力度、办公条件、教学传承都得跟上。”《林则徐在北京》的推出或许昭示了剧团如今锐意改革的决心,但艺术上的积弱与人才储备上的匮乏,使得改变难以朝夕间实现。盛国生已经决定,在接下来北京市曲剧团的招生中宁缺毋滥,“以后没有好苗子,我们宁愿少招,不招。”而李相岿则在采访中提及,自己在招聘面试中曾见过非常好的苗子,但最终没有收录。“他太好了,不适合干曲剧,曲剧团留不住他。”

  李相岿拍过电视剧跑龙套,表演过年会节目,主持过楼盘开幕,假扮过总经理剪彩。穷,成为李相岿生活中最大的障碍,这个障碍也直接造成他几次动过“出走”的念头。李相岿在进团初期时演出极少,一年最多只演20至30场次,还只是群戏角色:“那时工资两千不到,我去影视剧组平均每月拿近四千,真想走,而且北京曲剧小众,在当时看不到任何前景。”

  走

  离开归结为“命运”是因为2012年,董汶亮领衔主演的话剧《花事如期》即将上演,但剧团突然通知董汶亮回团排练《骆驼祥子》,董汶亮要求看在票已出售的份上,演到话剧此轮结束立刻回团:“给我分的只是一个群众角色,并不重要,也非不可替代,但是跟团里始终无法谈拢。”无奈之下董汶亮选择了辞职,可他随后发现“这个戏后来根本没排。”如今想来,董汶亮觉得自己与剧团的矛盾更像是“艺术之争”。那段时期他在外不断接触新的艺术门类、提高自我要求,但当标准线越画越高之时,他再回望曲剧,发觉二者审美上已脱节。“走其实是早晚的事情。”

  剧目跟不上,成角儿无用

  去留间,电视剧《芈月传》导演组向杜晓涛伸出橄榄枝,几番权衡下,他决定辞职去做服化道副导演。杜晓涛至今仍不觉得钱是他离团的最大因素,“如果当时给我李相岿他们现在的工资,让我够活着,我应该也就不愿意走了。”但他并不后悔离开,“成角儿有什么意义?这是个受众面如此之窄的剧种,我介绍自己是曲剧团的男主演,倒不如说是《芈月传》的副导演。”虽然如今团里条件的转好,让大家能够更踏实的演戏,但杜晓涛还是觉得,现在的境况都是各自评测后作出的选择。“人总是会往引力大的方向走的。”

  相较于胡优的决心,近年新进团的毕业生们则显得对前途毫无期待。山东人周璐敏今年仅18岁,她选择曲剧的理由是,“我是外地户口,我想在北京上学。”对于她来说,学习北京曲剧的过程困难重重,毕业后的未来也颇有前路漫漫之感。而作为团里凤毛麟角的北京本地人,出生在世纪之交的演员王虹(化名)丝毫没有“地域优越感”,也毫无“成角儿”的企图与自信。因为“升学无望”选择学习曲剧,学了6年后进团,王虹觉得自己对于曲剧,始终“有感情,没热爱”。她不准备也没有勇气把北京曲剧作为自己的终身职业,“剧种需要传承,但我没有能力承担这些,我也没想过唱成什么样。”

  那时杜晓涛常面临两边工作无法平衡的痛苦:连续两三年,他都因外出演戏耽误团里工作而写检查;他也因剧团工作而拒绝过《亮剑》的邀约,这被他视为终身之憾。导火索出现在2013年,彼时团里排《歌唱》,但杜晓涛在影视剧组赶上最后一场杀青戏无法赶回,于是陷入两难:“那时刚有孩子,花销很大。我在团里每场演出费才100元,必须出去接戏。”屡屡出去拍戏挣钱耽误团里工作,是导致两者矛盾激化的根本原因。

  如何让北京曲剧吸引更多的年轻观众,成了如今团里不少人思考的问题。胡优坦言,他希望将来的发展能够回归传统单弦牌子曲,而非如今作曲时偏爱的大段咏叹调。“为什么有的团体一段窑调就能唱火?说明年轻人还是喜欢老东西的,我们北京曲剧里同样也有,也很值得挖掘。希望将来我们能够往老牌子、老调上再次靠拢。”

《林则徐在北京》联排现场,能看到不少北京市曲剧团今年新招的年轻人。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摄

  为留北京,想成角儿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您处理或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您的合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xjfw.com/yule/39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