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华谊兄弟拟出让实景娱乐股权 23亿定增能否扭转局面?

传华谊兄弟拟出让实景娱乐股权 23亿定增能否扭转局面?-新闻频道-和讯网

  报告显示,2019年华谊兄弟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9.60亿元,下降262.32%;定增预案显示,拟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 22.9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及偿还借款。2020年一季报显示短期借款20.75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6.67亿元,亟需补充现金流。

  2019年王中军从战略投资和艺术品投资中回归,解决主营业务低迷和负债问题。为加强电影端管理,全面回到公司的绿灯委员会,对所有电影项目拥有“一票否决权”。事实上,中国电影(600977,股吧)产业亟需工业化发展,不能停留于过去的熟人架构体系,以致知名导演和明星的话语权过大,而使得青年导演和编剧发展空间不足,最终导致电影创作、制作上资源优化配置不足,难以出现优质作品。

  十年之间,华谊市值由最高近900亿元跌至今日的109.8亿元,缩水近800亿,最终为此买单的是广大股民。

  就在今年4月9日华谊兄弟创始人、董事长王中军接受新浪财经专访时明确表示,“文旅加内容制造是公司发展的双引擎,聚焦‘影视+实景’新商业模式、重建主营优势,也是华谊冲破逆境的关键所在。”可见文旅业务在华谊兄弟逆袭中的重要地位,然而文旅业务需要长期精耕细作,持续不断投入现金流进行产品研发和运营升级。

  王中军“18个项目就是18亿元的品牌授权费用”的美梦,终于醒了……现实与梦想的距离,既有宏观大环境原因,亦有经营主体没有按照主题公园自身规律发展的问题。

  ▼

  华强方特高级副总裁、方特主题公园总设计师和《熊出没》总导演丁亮表示看好影视+主题乐园市场的前景,但指出电影卖座,不一定能够成功改编成主题公园产品,因为是两种不同的表现形式。

  三大原因致使实景业绩不如预期,但未来可期

#p#分页标题#e#

  刘育政亦指出,国内电影的属性在转化为实景娱乐上有较大难度,一般来说想象力较强的娱乐大片较适合转化成主题公园产品。林焕杰对新旅界表示,从全球经验来看,迪士尼乐园只是购买影视动画IP进行主题乐园应用,而环球影城也只是获得哈利波特的主题公园开发权。

  —— 作者小标签 ——

#p#分页标题#e#

  总的来看经过一年调整,华谊兄弟2020年在影视业务上呈现出总体回温向好趋势,票房上很有超预期的可能,实景业务也将迎来转机。2020年第一季度报告显示,目前已完成制作的管虎导演的战争巨制《八佰》将择期上映,《侍神令》(原名《阴阳师》)、陆川导演的《749 局》、李玉导演的《阳光不是劫匪》、周星驰的《美人鱼2》、常远导演的《温暖的抱抱》、贾樟柯导演的《一直游到海水变蓝》以及曹保平导演的《涉过愤怒的海》都已杀青进入后期制作阶段。

  王中军坦承,“前几年太狂妄了,我们华谊才做到一百多亿美元市值的时候,就觉着,哇我成了。”对于2018年的首次亏损,在安信证券、华泰证券(601688,股吧)等10家机构联合调研时,王中军反思,“确实我自己做企业这么多年从来没有想到过会做到亏损。”

  从经营实体这一内因来看,华谊兄弟文旅项目在经营上存在三大问题:1、多数IP在实景体验场景下的号召力不足;2、在将电影IP转化成为主题公园产品的能力有待提升;3、适用于实景体验场景的有影响力IP缺货等。

  创梦天地(01119.HK )高级副总裁秦开宇对新旅界指出,中国影视公司在实景娱乐业的探索需要解决五大问题:1、不断创造出优秀影视IP的挑战;2、创造IP时,要同时考虑到线下产品的需要,包括衍生品和运营等一揽子设计和细节;3、专业团队的缺乏和稳定性;4、解决实景项目投资金融支持问题;5、实景娱乐项目运营的的可持续经营和赢利能力问题。

  对此,一位前高管表现出无奈 ,“苏州项目开业以来营销做得很少,因为当时资金已经很紧张,一个好的项目需要不断完善。”另据一位业内人士透露,“实景娱乐业务属于华谊兄弟的下游板块,这一板块难以介入到上游的产品创作和中间的营销运营中,到了下游要做出一个好的体验产品,很难。

  另据透露,近期华谊兄弟会放慢实景项目开拓速度,提高项目运营能力,苦练内功。公告显示,王中军本人将会把更多精力投入公司“影视+实景”新商业模式的统一协调管理,并提供人才、资源等方面的全面保障。

  华谊兄弟实景娱乐业务真的如王中军所言前景一片大好吗?在过去8年发展中实景娱乐业务经历了什么?正面临哪些挑战?

  2020对华谊兄弟是至关紧要的一年。但转眼2020就已过去4个月,仅剩8个月,然而疫情尚未结束,影院还在暂停营业,实景娱乐项目部分虽已营业但恢复到疫情前尚需时日,华谊兄弟的现金流保卫战任务艰巨。

  华谊兄弟创始人、董事长王中军

  相关财报显示,华谊影城(苏州)有限公司2017年营业收入仅1.46亿元,总负债高达21.67亿元;2018年营业收入仅1.89亿元,总负债高达25.53亿元;2019年营业收入仅2.57亿元,总负债高达26.41亿元。另据知情人士透露,苏州华谊电影世界中的别墅尚在销售中,酒店已停工,亟需现金流投入建设和运营。刘育政对新旅界强调,苏州项目的基底与品质是非常优秀的,只要好好经营,用心调整,会有亮丽成绩。

  华谊兄弟曾出品《集结号》、《士兵突击》和《我的团长我的团》等脍炙人口的军队题材电影,16岁就当兵,三十八军出身的王中军自2019年回归以来一直处于战争状态,表现出昂扬斗志,“2018年是我个人最困难的一年,还银行贷款和补充股票质押保证金近10亿元;2019年是公司最困难的一年,还各种贷款和债务近47亿元。虽然最困难的时刻应该已经过去,但目前现金流还处于紧张阶段,将继续处置资产。”

  这样的开业速度或许并不如王中军的意。2017年度报告显示,华谊兄弟品牌授权与实景娱乐累计签约项目达18个,言外之意12个项目都搁置了。新旅界梳理华谊兄弟财报发现,自2017年以来,实景娱乐业务结束了2016年的高速增长开始大幅下滑,其中2016年实景娱乐业务收入劲增362.34%,实现2.57亿元营收;2017年实景收入2.58亿元,较上年同期仅上升0.61%;2018年实景营业收入1.50亿元,较上年同期相比下降42.15%;2019年实景营业收入3467.80万元,较上年同期相比下降76.81%。

  海口观澜湖华谊冯小刚电影公社(来源:官网)

  其一,华谊兄弟过往多数IP在实景体验场景下的号召力不足。中国主题公园研究院院长林焕杰对新旅界表示,虽然他本人喜欢华谊兄弟旗下的《集结号》《狄仁杰之通天帝国》《太极》等大规模、大动派电影,但这类题材对年轻一代的吸引力不足。“《非诚勿扰》跨越年限太长,影响力不够,号召力缺乏,生命力不强。故事本身没有大起大落的情节,仅仅是冷幽默的表现手法难以再二次创作出实景娱乐产品。”2014年开业的冯小刚电影公社至今难言乐观,在林焕杰看来,其中有个重要原因是冯小刚个人IP及其所拍摄电影对年轻大众人群的影响力大幅下滑,而真正能影响的人群并不会对主题公园产品买单。

  今日(4月29日)凌晨4点起,华谊兄弟(300027,股吧)(300027.SZ)接连发布2019年年度报告、2020年第一季度报告和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预案等50多份公告。当日开盘,华谊兄弟即告涨停,华谊股价为3.94元/股,上涨10.06%。

  其三,近年来华谊兄弟有影响力的影视IP供应不足。业内人士对笔者打了一个比方,“电影IP之于实景娱乐就像熔喷布之于口罩,熔喷布都缺货了如何生产口罩?”近年来华谊兄弟电影票房的掉队致使经典电影IP缺乏,实景娱乐板块受到严重牵连,加上市场环境影响,更进一步导致在开发中的实景项目进展缓慢甚至搁置,最终使得相关授权收入延迟。

  长江商学院终身教授薛元奎曾就华谊兄弟近些年疯狂购并案例提出“市梦率”的预警,在分析华谊兄弟上市近十年财报后直言,“从主营业务来看,华谊兄弟已变成一家很平庸的公司。”薛还强调,“如果一家公司长期不能专注于主业,且不培养在主业方面的核心能力,而一味追求投机取巧和投资收益,那么风险会不期而至。”

  位于江苏苏州阳澄湖半岛旅游度假区的华谊兄弟电影世界

  在轻资产模式中,华谊兄弟向投资方收取品牌授权费1-2亿元(分2-3次支付),这其中华谊兄弟提供的服务包括影视作品版权费、项目策划设计费、全程专业指导开业、开业后运营管理。项目开业后,华谊兄弟每年还会收到运营分成(毛利20%-40%)和股权收益。公开资料显示,华谊在和多家涉地产公司合作时,都是小股东,坐稳小弟位置。在华谊(长沙)电影文化城有限公司,华谊占股10%;在郑州合资公司华谊占股35%在济南华谊电影城投资公司华谊占股10%。

  吴容则对新旅界强调,主题公园与电影娱乐模式差距巨大,其本质是不动产物业的开发,需要房地产项目策划、规划、核算、施工、工程管理和资本管理等全方面能力,“一个好的IP资源只是必要条件,而不是充分条件,充分必要条件则是需要整个行业从整个产业链条来支撑IP资源,包括IP项目投资模式和运营模式,以及IP和线下互动等,任何一个环节出问题都会导致失败。”吴容的观点与私募投资基金研究中心主任、中国影视产业研究中心主任周煊不谋而合,“华谊兄弟的实景娱乐本质上属于商业地产运营问题。没有IP不行,没有地产运营能力也不行,华谊兄弟这两个能力都不足。”

  从宏观大环境来看,中国经济下行消费需求萎缩;去杠杠化大势下,资本泡沫破灭,房地产业高歌猛进时代结束;土地政策不再宽松,主题公园项目难以拿到便宜土地。所谓“祸不单行”,屋漏偏逢连夜雨。刘育政坦承,“实景娱乐是一个非常重的行业,回收投资本来就不易,再加上近几年土地政策紧缩,所以在盈利模式上面临较大挑战。”

  定增预案显示,本次非公开发行 A 股股票的发行对象为阿里影业、腾讯计算机、阳光人 寿、象山大成天下、豫园股份(600655,股吧)、名赫集团、信泰人寿、三立经控、山东经达,全部发行对象均以现金方式认购公司本次发行的股份。在整体经济下行和影视行业持续调整的多重压力之下,定增无疑会让华谊兄弟获得极大逆袭机会,可能避免“退市”厄运。

  更严重的是,华谊兄弟正面临着退市风险,按照《创业板上市规则》,上市公司连续3年亏损就会被直接退市。实际上2018年、2019年华谊兄弟已经两连亏,算上资产减值损失,亏损额分别高达10.93亿元、39.63亿元。

  其二、华谊兄弟在将电影IP转化为主题公园产品的能力有待提升。在林焕杰看来,苏州电影世界存在三方面问题:第一,区域选择缺陷,苏州是园林城市,游客更倾向于古色古香的园林景点,再者长三角优秀主题乐园多、竞争激烈;第二,华谊兄弟懂电影,但尚缺乏将电影IP转化成为乐园娱乐项目的丰富经验;第三营销策略缺陷,刘育政是一位出色的乐园操盘手,有着独到的思维和理念,但也许他在当中受到诸多限制无法放开手脚施展。

  另据一位匿名的华谊兄弟高管对新旅界(LvJieMedia)透露,华谊兄弟创始人、董事长王中军正在与中国东方资产洽谈15亿元债转股事宜。一位接近东方资产的知名乡村精品酒店高管也向新旅界表示,“疫情期间,华谊兄弟与中国东方资产在谈股权合作”;夏诞创意创始人、前华谊兄弟实景娱乐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刘育政则对新旅界表示,“现在集团有困难,处理资产也很正常,东方资产是电影世界(苏州)的债权人,若有进一步的合作很正常。”

  2017年底,中国东方资产入股寒舍,占股50%,彼时估值2.82亿元。寒舍文旅集团董事长殷文欢告诉新旅界,当时谈判很顺利,仅用半年时间,彼时寒舍尚在与首旅合作,最终引入中国东方资产这一财务投资者。殷文欢指出,“当时中国东方资产也在谋求创新,从小额贷和房地产,转向文旅、扶贫类项目。”

  海口观澜湖华谊冯小刚电影公社(来源:官网)

  单拿既参与投资,又自营的苏州华谊电影世界来说,经过7年多的开发建设,终于在2018年7月开业,但入园人数远不如预期的200-300万人次。别墅销售不理想,至今还在售卖中。业绩不理想伴随着的是职业经理人的下课:2019年1月华谊兄弟电影世界(苏州)原总经理刘育政离职;2019年5月华谊兄弟副总经理、实景娱乐事业部总经理秦开宇离职。

  华谊兄弟电影世界(苏州)

#p#分页标题#e#

  “华谊兄弟实景娱乐业务具有重资产属性,出让股权毫无疑问可以缓解上市公司现金流紧张,对扭亏为盈有利。”一位资深旅游投资人吴容(化名)告诉新旅界。时至今日,王中军仍对自2011年以来投资近25亿元的实景娱乐业务信心十足,“仅仅是商标IP就已收回12亿元现金,该部分业务贷款估值达40亿元,未来两三年还将回收10多亿元利润,销售额将达100多亿元。”

  事实上,原本现金流就捉襟见肘的华谊兄弟在新冠疫情突袭下更是行将断裂。财报显示,2017 年末、2018 年末及 2019 年末,华谊兄弟短期借款和长期借款合计分别为 28.24亿元、17.09亿元和 27.87亿元,需要偿付的资金处于较高水平。截至 2019 年 12 月 31 日,公司资产负债率高于沪深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水平,流动比率、速动比率低于沪深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水平,对比情况如下:

  截至2019年末,豫园股份已成为华谊兄弟前十大股东之一。豫园股份旗下文化产业和场景开发业务将可能与华谊兄弟展开战略协同,以文化商业、珠宝时尚、国潮腕表、餐饮食品等零售服务业务为支点,与华谊兄弟实景娱乐板块展开协同。复星旅文的时尚、文化、旅游产业的明星业务如度假村、旅游目的地等可以与华谊兄弟旗下的实景项目实现联动效应,参与并优化华谊兄弟文旅项目的落地形态和运营体系,而华谊兄弟的影视IP储备和持续生产能力,则可以为复星的产业注入更多IP活力,为IP流转和增值拓展更多落地渠道。

  实景娱乐12个项目遭搁置,职业经理人纷纷下课

  2019年还债47亿元,实景娱乐未来两三年还将回收10多亿

  中国东方资产前身是成立于1999年10月的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由财政部和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共同发起设立,是经国务院批准成立的大型国有非银行金融机构。自1999年成立以来,东方公司主要开展不良资产收购、管理、处置和风险金融机构托管等业务,并在近年积极致力于商业化转型。

  一切的发力,都建立在现金流基础之上,现金保卫战是必打的硬仗。正如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所言,“非常时期,公司应该把重点放在生存上,最重要的是理顺公司的现金流,因为这是确保公司得以存续的唯一方式。”对于实景娱乐的未来发展,王中军有了更清醒的认识,“中国要想做迪士尼,没有几十年是不可能的。”

  公开资料显示,至今华谊兄弟实景娱乐签约6个项目,已开业华谊兄弟电影 世界(苏州)、海口观澜湖华谊冯小刚电影公社、华谊兄弟(长沙)电影小镇和建业华谊兄弟电影小镇4个项目,将于今年落地的有济南项目,其中除了苏州项目有25%左右的投资外,其他项目全部为轻资产。

  王中军坦承,“华谊这几年除了《芳华》和《前任3》,确实没出爆款。”2019年华谊兄弟两部重要作品《八佰》和《手机2》因故没有上映,导致当年的春节档和暑假档缺席,这也是全年预亏损的主要原因。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您处理或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您的合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xjfw.com/yule/33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