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历史地理看地域歧视

地域歧视的现象由来已久。齐国的晏婴出使楚国,楚王当着他的面说齐人“善盗”(喜欢偷东西),虽属故意羞辱,但也说明当时已存在地域歧视。如此说来,地域歧视至少已有二千几

地域歧视现象由来已久。齐国的燕英去了楚国,楚王当着他的面说齐人“好偷”(喜欢偷东西)。虽然是故意羞辱,但也说明当时存在地域歧视。这样,地域歧视至少有2000年的历史了。

地区歧视的前提是地区差异,即不同地区之间由于各种原因而存在差异,如生活方式、生产方式、意识形态、风俗习惯的差异,以及价值观和习惯的差异。

在这些差异中,有物质方面的客观标准,也有精神和观念方面的主观标准。比如中原儒学从先秦就强调“汉夷之辨”,歧视边远地区的少数民族。当时少数民族的发展水平确实落后于中国少数民族,但中国人在精神上的优越感只是一种虚幻的自信,并没有得到少数民族的认可。

随着不同地区之间的人口流动,文明或野蛮、贫穷或富裕、先进或落后都会出现在彼此面前,而相对野蛮、贫穷和落后的一方则普遍处于弱势地位。

流动人口虽然只是当地人口的一部分,但由于外界只与他们接触,对他们的印象就变成了整个当地人口的印象,所以人口迁出或流出一个地方的形象往往就变成了整个地方的形象。

比如北宋南宋时期,大量河南人随宋朝南迁。由于这些河南人包括皇室、高官、名人、大商人和富户,他们在南宋都城临安(今杭州)发挥了重要作用。杭州人不仅不敢歧视,还学会了说河南话,让今天的杭州话也有了北方味。但当大量河南人因天灾人祸逃离祖国时,说河南话的人就成了歧视的对象。

需要承认的是,贫穷落后,尤其是长期贫穷落后,确实会导致当地民众素质下降,滋生各种不良习惯,甚至形成根深蒂固的习惯,在底层穷人中往往更为严重。

自古以来,一个地方的人就受到歧视,这种歧视基本上发生在该地区由盛转衰、由富转穷、由中心转边缘之后。

当河南在“天下”的时候,农业发达,商贾云集,洛阳开封有资本或陪都的地位,其他地方的人既不会歧视河南人,也不敢歧视河南人,以自己是河南人为荣。时至今日,中国很多家庭都声称自己的祖先是河南人,可见河南曾经有着无与伦比的地位。其实很多根本不是河南人,或者从外地搬到河南,再也没提过自己真正的祖籍。

但到了宋朝以后,河南日渐衰落,河南人开始成为批评或嘲讽的对象。近代河南常与“水旱蝗灾”联系在一起,河南人的优势往往被遮蔽。

文化的传播离不开人与人之间的接触和联系。在人口流动少、信息传播慢的情况下,优势和陋习的传播一般局限于同一地区,形成地方文化特色。这个特征一旦形成,就会长期存在。

如果你已经在经济上摆脱了贫穷,贫穷形成的习惯会持续很久。同样,外界对当地的认识也会滞后,即使当地情况发生变化,原有的看法也不会轻易改变。

因此,要消除地区歧视,首先要注意缩小地区差异,特别是要促进贫困落后地区的发展。其次,在人口自由流动、信息充分交流的基础上,改变片面、主观、滞后的认识。政府必须在法律上保障每个公民的平等权利,媒体要客观全面报道,注意引导。对于被歧视的对象,一方面要自信地维护自己的权益,另一方面也要正视自己的不足,自尊自爱。

本文摘自:《天人之际》(精装)

作者:葛资料来源:九州出版社读书社

附录:古代地域歧视的故事

地域歧视是一个可怕的门槛

北宋有欧阳修和司马光两位大作家。他们就地理问题进行了激烈的争论。后来中国的经济重心逐渐向南方转移,南方的学生朋友钱多了。所以有更多的学习和深造的机会,眼界开阔了很多。这时,南方代表欧阳修同志主张“唯才是举”,北方代表司马光当然不同意。他老人家说要按人口比例招生。

所以他们开始撕扯

史上最歧视南方人的诗句

直到清代乾隆年间,著名学者窦广奈在主持浙江(福建)乡试时,提出“南满一舌”的命题,引起考生公愤。

据说窦广耐最后还要写一首诗,让考生用方言读。结果没人看得懂,风波平息了。这首诗就是后世在齐鲁地区广为流传的《别满诗》。意思是区分蛮子南部的那些诗。这首诗对南方学生的杀伤力是这样的

顺便说一下,边肖是这里的翻版。我们达芙兰和来自胡建或董罡的朋友们,试着阅读它,看看你是否有压力。

关哥长期被发配到北京,臣子们照顾着这个重城。

去一趟小庙找个和尚旁白,花时间给小兴玩花玄。

深情厚意催一寸草,抛友劈浮萍。

生于盛世的诗书史上,对百姓的功名欲相当无知。

南北歧视在宋代达到顶峰

虽然孟子很早就称楚人为“南蝎舌人”,南方人也常称北门人为“快子”,但“南北之争”的高潮发生在1000多年前的宋朝。北宋末年邵伯温《少师·卢文建》卷一曰:“立国之祖,皆自北方。宋太祖刻石头禁止中学,说:“后人不会用石楠作为照片。””

出生于陕西省的一代名人寇准认为“南方不适合拥有更多的冠军”,甚至在状元的最后确定期,他还想尽办法让南方的候选人更有可能是山东平度的候选人,并为此向大家吹嘘:“再为中原拿下一个冠军。”朝廷的南北之争导致了“北多才多”和“南多士亡”的现象。

宋真宗时期,皇帝想拜江西人王钦若为宰相。河北省宰相王丹看到自己的搭档是南方人,很不高兴,以“先祖王朝没有南方人”为由极力反对。直到王丹年老退休,王钦若才当上宰相,成为南方人的先锋。

坚持不让南方人当宰相的王丹同志

王钦若对此很反感,说:“十年后因为王丹的阻挠,我当了丞相!”但是,这种令人失望的王钦若是汉奸,进一步损害了南方人的名誉。

当大名鼎鼎的王安石变法来了,就更精彩了,因为主张变法的都是南方的大臣,保守的都是北方的大臣,比如在山西砸缸的司马光。我们来看看这些大臣的经典语录。

司马光责怪王安石:“心如福州。”所有福建人一下子被得罪了。又说福建人狡诈凶险,楚人容易。现在两位丞相是闵人(、),两位政治家是楚人(王安石、)。他们必须介绍他们的老乡来填补这个空缺。国家做海关怎么会这么清正廉明?

还有一个不主张变法的知识分子,刘智。当宋神宗问他是否认识王安石时。他总是夸你,刘智不买,说我河北人,不认识他。

宋代史书对北方风俗的记载是“平忠”、“精忠”、“勤修”。浙南和浙江就是这样:“进取,逐利,巧而巧”,广南“人轻而猛”,江东“俗而骄”,苏州“骄而奢”,“长沙”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您处理或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您的合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xjfw.com/shenghuo/781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