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大学舒红兵院士被指众多文章涉嫌学术不端

来源:Retraction、湖北日报、弗雷赛斯、学术志等武汉大学舒红兵院士是我国知名的病毒免疫学家,在抗病毒天然免疫反应等领域取得了一系列有重要国际影响的成果。2013年9月至今任武

来源:回缩、湖北日报、Fressez、学术记录等。

舒院士是我国著名的病毒免疫学家,在抗病毒天然免疫应答领域取得了一系列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成果。2013年9月至今,任武汉大学教授、副校长,武汉大学医学研究所所长,武汉大学免疫学与代谢前沿科学中心主任。1987年毕业于兰州大学生物系,1990年获得中国医学科学院基础医学研究所硕士学位,1995年获得美国埃默里大学博士学位。44岁的舒于2011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他是当年中国生命科学领域最年轻的院士。

近日有消息透露,武汉大学舒院士有多篇涉嫌学术不端的文章,尤其是一图多用(一图为同篇,一图为异篇),其中包括《免疫学》、《“细胞研究”》的研究成果。

在部分合著者的参与下,图片在《中国科学》上发表。2009年的C辑《生命科学》与2008年《细胞研究》发表的图片惊人的相似。

涉及到一些合著者,其中2009年发表在《免疫》上的图片和2008年发表在《免疫》上的图片也表现出鬼斧神工的相似性,代表不同的实验。

2013年《病毒学》发表的图片再次展现了巧手的相似性。

2013年发表在《分子免疫学》上的图片也显示了与肉眼的相似之处。

目前,对于这些问题,

舒院士还没有回应!

2011年,44岁的舒院士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同时淘汰了饶毅、师和现在的高复院士。据说饶毅教授在第一轮选举中落选,以至于饶毅直接宣布以后不再做候选院士!虽然石龚毅和高福双双进入第二轮,但最终还是输给了舒院士洪兵!

舒院士说过许多经典语录,令人印象深刻:1 .学术不端必须“零容忍”。性格再差,科研能力再强。2.下放人才政策和激励机制的权限,科研人员所在单位更有发言权。3.学者压力大,不会懈怠。单位会善待自己真正需要的人才,保证“有地方就有出息,有地方就更有出息”。

附上舒院士在2012年接受《湖北日报》采访时对“学术不端”的看法。

我不是激进的改革派

记者:2005年,在武汉大学全球招聘中,你成功受聘为生命科学学院院长。7年过去了,武汉大学这个新兴学科发生了哪些变化?之前面试你的时候,你说“我来武大之后,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打造一个好的团队,找到一批优秀的学生。”请问这个目标达到了吗?

舒:自从我来到这里,最大的变化就是人的变化。生命科学是解决人类疾病、健康、农业和生态环境的研究。但来之前,武汉生物科技大学只有病毒学和植物学比较强。要想在主流领域竞争,就必须引进新的人才。七年来,学院引进了20多名年轻教授,其中最年轻的33岁。他们的研究大多与疾病和健康有关。这是一个根本性的变化,改变了生物科学学院狭窄的学科结构。目前这些年轻人都没有离开武汉大学。我认为是这个平台和对我的信任留住了他们。

其次是学术氛围的变化。七年前,我应聘院长一职后,告诉所有老师,我对学术不端零容忍。所以我招聘的第一要素是人品好,科研态度端正。我从来都不是激进的改革派。希望能创造条件让每一位老师和学生安心做事,希望5年10年后,生物科学院的面貌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7年前学院的科研经费只有2300万,2010年以来每年都超过1亿。处于国家生物科学院的前沿,师资力量集中在学术研究上,武汉生物科技大学也取得了一系列零突破。2006年在武汉科技大学申请了第一个973项目(国家重大基础研究项目),之后几乎每年都要主持一个新的973项目,两个团队也获得了国家级,去年我们和袁隆平院士领导的湖南杂交水平中心合作建立了杂交水稻国家重点实验室。今年我在武汉大学培养的第一批博士生中,有一个学生获得了全国优秀博士论文100篇,这也是生物科学院的零突破。

记者:2011年12月,你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你的团队,你的研究,你的日常工作,在你当选前后都发生了哪些变化?

舒:除了多邀请一点活动,其他没什么变化,和教学科研无关的我就关了,不然工作时间就少了。

称我为“超级牛”让我脸红

记者:武汉大学生物科学学院的发展令人惊讶。你的实验室被称为“最容易获得诺贝尔奖的地方”,你在网上被同学称为“超级牛人”。你觉得这些标题怎么样?

舒:这些话让我脸红,这也是我接受采访的主要原因。很多人学习比我好,我很尊重他们。国内的一些生物科学研究所也发展的比我们快。比如我们和清华的差距还是很大的。现在的科学家已经社会化了,人们关注他们,会对他们进行讨论和评价。但是作为研究者本身,更应该注意做研究而不是出现在媒体上。我从来都不是“超级牛”。从我读书开始,大部分人的智力都比我强,但是很多人比不上我的努力。在实验室呆十几个小时真的不是一两天的事。

记者:是什么让你这么努力?

舒:首先是生存。我是一个农民的孩子。小时候没饭吃。本来想考个师范,找个工作,没考上。我不得不继续读高中。考上大学的时候,我连普通话都听不懂。我读硕士的时候,导师出国做访问学者。如果我不懂,我会咨询其他教授。这次经历是一种体验,培养了我的探索精神和独立工作的能力。

后来去了美国,中国人在那里生存不容易。我必须做得更好,比他们更努力。这种压力慢慢变成了动力。我对探索未知的事物非常感兴趣。在实验室呆了十几个小时也不觉得累。另外,同行之间也有竞争。谁不想提前研究新的生命现象?所以,做的比我好的人,一定会比我更努力。我一定要坚持,100%努力。至于成绩,顺其自然。

这份工作让我非常满意

记者:作为细胞生物学和免疫学专家,您在抗病毒天然免疫应答领域取得了一系列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成果。科研为人服务。这些科研成果能否转化为产品?听说研发了一种治疗红斑狼疮的药物。

舒:总的来说,我做的是基础工作,主要研究病毒感染人体后,人体如何启动免疫反应清除病毒,为传染病和免疫性疾病提供线索。1999年,我们发现了一种蛋白质,它与免疫系统功能和红斑狼疮密切相关。从那以后,几个实验室也发现了它。根据这条线索,去年一家美国公司研发出一种治疗红斑狼疮的药物。

从发现现象或机制到最终研发出药物,有上千人的努力,研发时间相对较长,我们只在一个环节做出了贡献。

记者:作为一个在美国留学十几年的学者,你对国内的研究者有什么建议?作为国内生命科学与医学领域最年轻的院士,你认为自己是一个成功的人吗?

舒:踏实肯干是学者必备的素质。赚而不争,工作做好了,很多问题就迎刃而解了。我不认为我是一个成功的人,但我非常喜欢这份工作。首先,这份工作是我的兴趣所在。第二,看到培养了这么多学生,我感到由衷的满意。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您处理或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您的合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xjfw.com/shenghuo/780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