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国内
  • 国际
  • 财经
  • 体育
  • 娱乐
  • 军事
  • 教育
  • 健康
  • 网络
  • 科技
  • 生活
  • 重庆彭水:“芝麻小官”乱整“强吃”百姓引出纠纷不断

    发布时间: 2020-12-09 19:20:39明星新闻网 > 生活 >

          中国视点新闻网重庆12月3日讯(记者付六先报道)老百姓有什么不平事,常常会说:生在偏远的山村,天高皇帝远,你有多大的冤情也很难得到昭雪!这句话用在重庆市彭水县龙塘乡石园村再合适不过了,因为该村与贵州省务川县浞水镇化力村就一步之隔。走进这样偏僻落后的村庄,经过两天时间“走村串户”的暗访,果然发现,村民们说的“村官”差不多就是这里的“土皇帝”——他们在危房改造、房屋搬迁等项目中,昧着良心“吃”百姓,贪污挪用公益林生态补助款、扶贫款、低保款等等,并在农村房屋复垦过程中,弄虚作假、重复登记,骗取房屋补助资金,中饱私囊;虚报、冒领、贪污多笔款项,而激起村民们的愤怒,该村村民代表邓均、胡世太、邓治江、洪榜其、文金波等人,为了村民们的利益,自己花钱上告、维权近十年,仍然持之以恒,大有不将腐败分子“告倒”誓不罢休的韧劲。
    在万般无奈之下,村民代表只得求助于新闻媒体,希望将村官的这些种种“恶行”公之于众,以求引起上级部门的重视和社会热心人士的点评。
       
    上图:龙塘乡石园村委会

     
       村官“暗箱操作”让“村小”变成私有财产
     
       据了解,重庆市彭水县龙塘乡石园村5组,位于贵州省务川县浞水镇化力村的交界处,在峰峦徒峭,群山怀抱之中。水光山色,空气清新,四季分明;石园村与梨子坝,旧村坝,弥萨院,二塘河,竹箕槽,弥差坨紧邻。
       记者曾在五年前以一篇《山旮旯里村民何时才能听到汽笛声?》为题描述了该村当时的交通状况。因为媒体的曝光,而今,公路已经基本入村(中间还有7百米,尾端还有2公里多没有硬化),基本告别了当时的“摩托车道”;但坡度太大、弯道太急、公路太笮,对于随时生活在成都平原的人,看到这条弯弯曲曲的公路,心里就发怵、发紧,好不容易慢慢“爬”到沟底,再也不敢往回开了,因为没有硬化的地方是无法“爬”上去的,只得往贵州务川的鹿池方向返回……
    针对村民们反映的问题,记者在该村进行了明察暗访,对10余名村民进行一一核实,该组组长邓均介绍说:群众反映最为强烈的是原村学校纠纷问题,该“村小”是木架子瓦房三间,另有厕所、操场、学员基地等大约900多平方米,由于生源流失,学校荒废后,附近村民严天书因屋后泥石流造成房屋损失,不能住人(后来向政府复垦后,获得十余万元的补偿)。严天书找到她的内侄女婿原村主任、现村专干邓国宪私下沟通,将村学校占为己有。村民们向上反映后,邓国宪说是卖给严天书的,但又不向村民出示《房屋买卖契约》,也不说明卖房的款项去向,根本没有经过任何一个村民的同意,我询问了我村所有的村民,都没有人知道此事,也没有人看到此协议,更没有人在该协议上签字盖章。
    村民王兴祥补充说:邓国宪竟然以已经去世的邓品贵来掩盖他的责任,他说是我老公邓品贵(原组长)卖给严天书的,完全是胡说八道!假如是邓品贵卖的,为什么邓国宪说《协议》在他手里?何况,他一个组长,哪里有权力去卖村学校?就连严天书的父亲严朝志也说过:没有任何人在《协议》上签字,为什么邓国宪说有10多个人签字的?这完全就是弄虚作假、捏造事实!邓品贵在世的前几年也一直与邓均、胡世太、文金波、洪榜其等人向上级反映学校被占的事。
    邓应军说:严天书将自己家的房屋复垦获得十多万元后,就在龙塘乡场上修了房屋,现在又将村学校拆迁,再次复垦。我们向乡政府反映后,说他有《房产证》,应该复垦;我们向彭水金华地产公司反映后,说既然房屋有纠纷,就不能复垦。可是,11月29日,房屋还是被拆除了。

    上图:石园村原来的学校,被严天书占用后,现在已经在龙塘乡场上修建了楼房
     
    往来款项“成就”村官敛财的“聚宝盒”
     
    邓治江说:他们完全就是乱整,很多村民的房屋垮了,想复垦,向村干部申请,没有给什么“好处”,就不批准。村民邓品强家房屋完全成了D级危房,向邓国宪、刘天仁等村领导申请后,村领导说:你那房屋的坐标在贵州那边,彭水这边复垦不了。实在是非常荒唐的说法,彭水人房屋的坐标,竟然在贵州?要贵州那边才能复垦!邓品强无奈,只得以低价卖给浞水镇化力村的村民拆迁了。
    胡世太介绍说:邓国宪父辈是八个人的土地、森林,他四兄弟分,可他的森林补助面积有80亩,补助款有1020元,他还将他儿子邓洪宇另立一个户头,森林补助面积34亩,补助款439元;还给他老婆严彩云也立了一个户头,森林补助面积13.6亩,160元。我家父辈也是八个人的土地、森林,只有两兄弟分,森林补助面积只有44.8亩,补助款571元。按我家这个标准,他家四兄弟分,应该只有3、4百元左右,实际上,他一家人就有1600多元,森林款发放这么多年了,邓国宪骗取了多少国家资金?村党支部书记刘天仁,森林补助面积55亩,补助款700元 ;还给他老婆严碧花也另立户头,森林补助面积16.3亩 ,补助款207元。
    村民文金波说:刘天仁、邓国宪还利用职务之便,多方聚财,敛财,上级拿下来的人蓄饮水工程,全部由几个村干部承包。胡世太补充说:他们给我们几家人修的水池,水源处修的水池太低,下雨天,山上的水就会将牛粪等赃物,冲洗到水池里,我只得另外找一个水源,重新做水池用水。
    洪榜其说:我村吃“低保”完全是村干部“乱来”,有人情保、红包保、家族保、亲戚保等等,根本不管这个人是否够吃低保的标准,只要有关系、有亲戚、有钱就可以买,例如4组刘江平、5组邓品贵,家里确实困难,但还是得先交100元钱,有的不但拿了一百元,还要送一只鸡、或者送一条烟;某村民的妻子嫁过来后,一直没有转户口,找到邓国宪帮忙办理,邓国宪公开要烟钱,该村民问要多少?邓国宪说随便……邓国宪还在公开场所说:有一个想告我的“刁民”也吃上了低保,这叫“维稳保”,如果他实在不听话,还要去上访,就什么待遇也没有了。

    上图:严天书占用学校后,目前再次将学校房屋、厕所、地坝等复垦
     
    贪婪村官“野猪”路过都想“抓一把毛”
     
    为了多方求证,记者在该村“走村串户”“明察暗访”,村民们纷纷声讨邓国宪、刘天仁在村里“称王称霸”的种种劣迹,不论是正常人、残疾人,还是五保户,只要他们能“吃”的他们就“通吃”,根本就没有一点道德底线。使得不少村民众口一致地揭露他们任村干部以来大小琐事。某村民还说:我们极力反对邓国宪任村干部,2015年也没有选举上,因为此事,我们上访到县相关部门,才下了他的村主任职务。但因为他是刘天仁的“老挑”(妻妹夫),内定任村会计,现在转任村专干,都是“内定”的。

    邓均还说:我从2014年开始养牛,每年都养了14头牛左右,应该算是养殖大户了,可我五六年来,一直没有得到过一分钱的养牛补助款。而我村其他养牛户,每年每头牛补助800元,还说什么超过3000元就不算,肯定是他们乱定的“土政策”。我找村干部,他们不给我办;我找乡领导,乡领导说我不是贫困户,没有补助款;一会又说我做的牛圈不规范,达不到验收标准;我跑去跑来找了很多次都没有结果。我现在才明白,完全就是他们领导一句话,愿意给你就给,没有得到“好处费”,不愿意给你,你怎么闹,怎么上访都是“徒劳”……

    胡世太介绍说:贵州务川硬化公路到化力村与我村交界处,因为挖机老板、施工领导都在我家吃住了将近一年,我就要求他们往前硬化了一百多米,接到彭水石园村这边的土路,他们在彭水这边的地界挖取了一些石料给我们做堡坎,又没有拉到贵州那边做堡坎,刘天仁、邓国宪等村领导知道后,竟然来敲诈施工队老板800元,这是人家免费给我们老百姓修路,村领导竟然如此作为,实在让人愤恨。后来,施工队就从他们应该给我的生活费中扣除了800元。因为当时是我要求他们修过彭水地界的,我担保不会出现问题,有问题我负责处理,所以他们就从生活费中扣除的。

    文金宏还说:泥石流把我们家的农田几乎全部冲毁,邓品贵、胡世太等农户的农田也被冲毁严重,报上去后,相关领导都来核实过,可一分钱都没有得到补偿。今年邓国宪等人的农田被泥石流冲毁一些后,报上去,就得了救灾款,这完全就是“事在人为”。

    针对以上种种说法,记者在村里进行了一家一户地走访、核实。村民们纷纷投诉,还有许多琐事,难以在此一一描述。
    关于以上提及的问题,彭水县政府、龙塘乡政府是否尽快作出处理?记者将继续关注,作后续跟踪报道!

    上图:公益林生态补偿及天然商品林听伐补助公示表

    首页 - - 国内 - 国际 - 财经 - 体育 - 娱乐 - 军事 - 教育 - 健康 - 网络 - 科技 生活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您处理或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您的合作!

    Copyright © 2019 明星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sitemap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