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绩承压、证监会调查,皇台酒业“复市”之路难言平坦

新京报讯(记者徐晶晶见习记者薛晨)白酒上市公司的股价持续向好,截至5月18日收盘时,19家上市公司中有18家的股

在一季度业绩让业界质疑皇台酒业能否顺利恢复上市的同时,更有行业观点指出2019年皇台酒业之所以能够得到喘息的机会,并不是因为其发布了任何在市场上得到大量追捧的产品,而是因为其新的控股股东甘肃盛达集团以及具有国资背景的股东皇台商贸对皇台酒业的“输血”行为。

在行业等待中国证监会将如何公布对于皇台酒业的调查结果时,皇台酒业持续低迷的经营业绩也为企业的“复市之路”蒙尘。尽管2019年皇台酒业业绩取得大幅度增长,尤其是白酒板块营业收入大幅度增长的同时,销售费用也在大幅度增长。除了业界质疑是否与控股股东大力输血有关以外,新京报记者也注意到,皇台酒业食品饮料产品在销售量仅比上年同期增长6.1%的情况下,库存量却大幅上涨294.2%。

从公开数据来看,目前皇台酒业与甘肃省内另一家上市白酒企业金徽酒的差距在不断拉大。2019年,金徽酒的营业收入达到16.34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71亿元,大大超过扭亏后的皇台酒业成绩。

而这些败诉案件中,显示的案由均是证券虚假陈述纠纷。以甘肃省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的一起案件来看,名为张辉的原告诉被告皇台酒业,因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一事受到损失。同时皇台酒业未按规定披露信息的违法行为依法应当给予原告赔偿。尽管皇台酒业辩称原告购买股票发生的投资损失是由证券市场系统风险所导致,原告的损失和皇台酒业行为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但最终,法院依然支持了原告的诉求,判令皇台酒业赔偿原告损失。

在天猫皇台酒类旗舰店,总销量最高的一款产品仅有74笔订单,累计评价仅有12条;其余多数产品的总销量也仅在两位数以及个位数之间徘徊,甚至有三款产品在皇台酒类旗舰店内的销量为0。

依据皇台酒业发布的公告,深交所于5月14日正式受理了皇台酒业股票恢复上市的申请,并表示将自受理申请的三十个交易日内,作出是否同意皇台酒业股票恢复上市的决定。尽管目前企业能否顺利恢复上市仍存在不确定性,但从新京报记者了解到的股民反馈来看,仍有不少观点将这一事件视为皇台酒业的利好消息。更有股民表示,皇台酒业依然还有一定的上升潜力,其品牌在西北市场的号召力仍一定程度存在。

新京报讯(记者 徐晶晶 见习记者 薛晨)白酒上市公司的股价持续向好,截至5月18日收盘时,19家上市公司中有18家的股价都获得了增长,其中洋河股份的股价增长超过5%、舍得酒业增长超过4%。五粮液这样的白酒巨头也收获了超过4%的股价增幅,而茅台在股价超过1340元高位、盘中再创新高的同时,收获了2.53%的增长幅度。而在这一片“鲜红”之中,唯有皇台酒业是一个例外,截至目前,皇台酒业依然处于停牌状态,但5月14日晚间皇台酒业发布的一则关于企业股票恢复上市的申请已得到深圳证券交易所(以下简称“深交所”)受理的消息,似乎意味着皇台酒业在股票市场上的“续命之旅”正迎来转机。

波折的“复市”之路

不过从一季度的业绩来看,皇台酒业想要借2019年扭亏的势头恢复上市依然面临挑战。2020年第一季度,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之下,白酒行业业绩普遍下行,皇台酒业也不例外。一季度皇台酒业的营业收入尽管实现了同比增长19.1%,但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仍下滑了0.85%,亏损641.6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更是同比大幅下滑了4309.69%,减少了1670.6万元。

有行业人士认为,甘肃省市场容量有限,在高端、次高端板块已有西凤、金徽酒等品牌在混战,甚至是茅台、五粮液这样的巨头也试图分一杯羹。随着消费升级、行业趋向高端化,皇台酒业在取得2019年的成绩之后能否在2020年全行业受挫的情况下延续向好的态势,将决定接下来企业是否会被边缘化。

尽管如此,因过去的管理问题以及经营困境带来的庞杂的司法纠纷,并未因盛达集团的无偿注资而得以缓解。新京报记者从天眼查平台上发现,仅从2020年1月初至2020年4月末,皇台酒业就有34起法律诉讼。尤其是从3月初到4月末公示的6起诉讼事件,除了一起原告撤诉的以外,其余几项均以皇台酒业败诉告终。

皇台酒业在面对省内竞争者的同时,还必须要面对同样来自西北地区的西凤酒等区域大品牌的直接竞争,甚至是伊力特、青青稞酒等规模较小的企业也在试图蚕食甘肃市场。

不仅仅因为库存量大幅上涨,让皇台酒业的持续销售能力存疑。事实上,无论是在线上或线下,皇台酒业的市场表现也不容乐观。

#p#分页标题#e#

其余案件也均与此类似。皇台酒业此前已多次因虚增利润构成虚假陈述被罚款的同时,并赔偿投资者损失。事实上,此次皇台酒业在等待恢复上市申请的同时,还在等待中国证监会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据了解,早在2019年4月皇台酒业便已收到中国证监会的调查通知,指皇台酒业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决定立案调查。到了2020年3月,皇台酒业收到了中国证监会甘肃监管局出具的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不过,皇台酒业表示,目前企业已经提交了申辩材料,最终的结果如何,还要以中国证监会出具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为准。

难解的经营压力

庞杂的司法纠纷

有线下酒商告诉记者,皇台酒业产品主要在以甘肃为主的周边省市进行销售,北京等其他市场并不是主要销售地。但此前记者在青海西宁市场进行走访时,皇台酒业在当地出现的频率也并不高。记者在公开渠道发布的消息中也看到,有文章指出在甘肃本地皇台酒业产品的身影出现的概率已不如往昔,目前在甘肃省内对比金徽酒等省内品牌,皇台酒业的产品也并不强势。

不过,记者查阅资料发现,皇台酒业在此前连年亏损的金额,甚至超过其当年的营业收入。其中2017年企业实现营业收入4760.5万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88亿元;到2018年,营业收入下滑至2548.3万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9548.15万元。资不抵债的皇台酒业在运营资金极度短缺的同时,还不得不面对欠缴税费、被公安立案调查、股民和供应商的司法诉讼带来的强烈冲击。

记者在北京市场进行走访时,无论是在大型商超还是在小型烟酒店,甚至是新发地这样汇聚了各区域中小型白酒品牌的批发市场,所到之处均未发现皇台酒业产品的身影。

新京报记者通过查询天眼查平台了解到,北京皇台商贸的控股股东为甘肃皇台酿造(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而该公司的控股方则为甘肃凉州区国有资产管理局。在2019年4月,北京皇台商贸将占据上市公司总股份13.9%的股份表决权全部不可撤销地委托给甘肃盛达集团行使。就此,甘肃盛达集团成为皇台酒业的控股股东。随后盛达集团在2019年年末不断将包括工业土地在内的资产注入到新设立的盛达皇台公司当中。紧接着将盛达皇台公司100%股权权益无偿赠与皇台酒业的全资子公司甘肃皇台酒业酿造有限公司。从北京中企华资产评估有限责任公司对该交易事项的评估结果来看,此次赠与的净资产额达到了1.39亿元。业内人士表示,对于一家2019年营业收入还不到1亿元的企业而言,1.39亿元的净资产注入,无疑是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皇台酒业资不抵债的局面。

这种积极的态度一定程度上与皇台酒业刚发布的业绩公告较好密不可分。根据企业2019年的业绩,在经历了连续亏损后,2019年皇台酒业实现扭亏为盈,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达到了6821.37万元,同比增长171.44%;营业收入更是大幅增长288.67%,达到9904.63万元。

新京报记者 徐晶晶 见习记者 薛晨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您处理或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您的合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xjfw.com/caijing/6111.html